长三角房产网
关注长三角城市群最新房产资讯

弱鸟变飞凤!合肥这个地方大逆袭!

“弱鸟可望先飞,至贫可能先富,但能否实现‘先飞’、‘先富’,首先要看我们头脑里有无这种意识。”“要使弱鸟先飞,飞得快、飞得高,必须探讨一条因地制宜发展经济的路子。”

——习近平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6月27日闭幕的中共长丰县第十一次代表大会,确立早日实现GDP、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双千亿”的奋斗目标。

1994年,安徽长丰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安徽目前还没有一个实现“双千亿”的县,曾经的“后进生”长丰如今会率先突破吗?

一份时间表也许会带给我们希冀——

2012年,长丰一举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2016年,长丰跻身全国百强县。

2021年,长丰位居全国百强县第76位,GDP增速6.3%,名列百强县前茅。

是长丰挖到了宝矿吗?否!合肥市委政策研究室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由贫困县转变为百强县,全国共有六个,其余五个县真的有矿,唯有长丰矿产登记为“无”。

没有任何资源优势的长丰何以崛起?长丰版的“弱鸟先飞”故事,对其他欠发达地区有何启迪?

双凤经济开发区路网四通八达,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郑成功 摄

飞之初:翅膀沉重

安徽省委党校教授王泽强老家在长丰农村,他常在饭桌上对孩子进行忆苦思甜教育。

20世纪80年代末,王泽强在长丰一中上学,上学路上的艰辛刻骨铭心:家在三十头乡的偏远乡村,他先走两小时的田间小道赶到双墩,再挤火车北上60千米外的县城。

王泽强的父母都是农民,种田为生,辛勤劳作,只能维持温饱。每两周一次回家讨米讨菜,搪瓷缸中的咸菜,几天就长了“白毛”,哪里还考虑卫生不卫生?拌着饭全吞进肚子。最害怕的还是摸黑赶路,独自走过一片老坟岗,突然飞起鸟雀,吓出一身冷汗。

王泽强的故事是一代长丰人的集体记忆。

长丰是个年轻的县。1965年,为了方便治理,沿着淮南铁路,从寿县、定远、肥东、肥西四县接合部各切一块成立长丰县取名长丰,寓意长治久安,人寿年丰。

名字虽好,可她的穷似乎是打娘胎里带来的。长丰地形南北狭长,中南部位于江淮分水岭,缺水易旱;西北部靠近瓦埠湖、高塘湖蓄洪区,易受涝灾。县城位置“偏”得很,远离合肥70千米,当年合肥下辖肥东、肥西、长丰三县,长丰县城是离合肥最远的。再说家底,近百万人口的农业大县,人口多,底子薄,工业基础几乎为零。

改革开放,长丰实行“大包干”,点燃农民种田激情,一举摘掉多年来“吃粮靠返销,生活靠救济,生产靠贷款”的“三靠县”帽子

“大包干”能解决“饿”字,并未根除“穷”字。在收农业税和“三提五统”的年代,长丰农民负担重,增收乏力。

老天似乎有意要考验长丰人的意志。1991年至2001年,十年九灾。特大灾情有二:1991年大水,瓦埠湖水位比肩1954年,多个村庄淹没在滔滔洪水之中。1994年大旱,百年一遇,庄稼点火可燃,6万多农户绝收,55万人重灾,县自来水厂断水7天。

就在1994年,长丰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

长丰人朝思暮想摘掉这顶穷帽子。县委多方调研,找到长丰穷根:“苦在路上,穷在水上,落后在教育上,差在工业上。”为此提出“治水拔穷根,修路开富道,稳农强工活三产,科教兴长丰”的发展思路。

治水、修路、栽树、种草莓、办工业区、组织农民外出务工……长丰干群,千方百计,战天斗地,干中争援,治贫治穷。

单说一个治水。长丰县深挖当家塘,巧筑拦河坝,努力把雨水留住,把洪水挡住。县委、县政府还在发生特大干旱的1994年,果断决策:续建杜集水库。

说是续建,因为杜集水库曾于1979年开过工,并建有进水闸、泄洪闸等,后因种种原因停工,群众戏称:这个大闸像个大牌坊,好看,不中用。

此次续建,困难有二:一是大灾之年,穷县本就缺钱;二是土地承包到户,移民安置是难题。但县委、县政府决心没有动摇,一家家登门入户做通群众工作;成立工程指挥部,抽调精兵强将参与建设;多方筹措150万元启动资金。

1994年12月,回良玉同志刚来皖履新担任省长,到长丰调研。在杜集水库工地,时任县委书记甄长琢,向他专题汇报当年特大旱情和长丰人勒紧裤腰带续建杜集水库工程情况。回良玉站在水库泄洪闸上,手扶栏杆,看到四周因旱情一片枯黄,工地上却有数十台施工机械上下穿梭,拦水大坝已筑到3米多高。他心潮澎湃,激动地说,你们大灾之年不等不靠,自力更生,大干水利,精神感人。回良玉省长上车后就与省市相关部门领导商定,由安徽省里解决大坝混凝土护坡和配套建筑物等建设资金,合肥市里负责水库移民拆迁安置资金

1997年4月,杜集水库关闸蓄水。同年10月起,长丰县又实施一项大型水利工程——“西水东调工程”,将瓦埠湖水提高20多米,输送到30多千米外的瓦东干渠,解决瓦东干渠尾部灌区数个乡镇干旱之年水源不足问题。2001年夏,该工程小试牛刀,即在抗旱保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从此再遇旱年,朱巷、杜集等乡镇的群众拉着板车、开着手扶拖拉机找水吃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

在脱贫攻坚的征程上,安徽省、合肥市一直鼎力支持长丰。省里确定安徽省财政厅、江汽集团等多家单位定点帮扶长丰数个乡镇。合肥市里更着急。从1993年4月23日起,合肥市连续多年,年年在这一天召开“四二三”会议,举合肥全市之力,专题部署帮扶长丰。

但是,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县,贫困县的帽子,仍然紧紧地戴在长丰人的头上。

飞之问:路在何方?

2001年盛夏的一天,长丰县城街头,两个人边走边谈,看似闲聊,却有深意。

一位是胡成富,时任长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另一位是程必定,区域经济专家、时任安徽省社科院副院长。

胡成富问:“程老,您天天讲工业立县,可我们长丰是农业大县哎,毛主席都说,农业是基础嘛。”

程必定答:“农业是基础,不假。但社会主义是高楼大厦,不能老打基础,工业才是四梁八柱。”

就这一句话,胡成富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程必定来长丰有何公干?介绍一个背景。

2001年,又是大旱。长丰县委领导班子换届。新班子是带着使命和任务来的——摘掉这顶穷帽子!

如脱贫?路在何方?长丰县委号召全县人民建言献策!这年5月25日,一场历时三个月的大调研、大讨论拉开序幕。

长丰县委书记还登门邀请程必定参与大讨论,对长丰发展进行战略咨询。

两三个月的走访调研,程必定团队发现,长丰工业十分落后,一个大县,2000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只有区区5亿元。

农村更穷。素有江淮“摩天岭”之称的杜集乡,土地抛荒严重,很多人家外出打工,大白天,村庄几乎看不到人。瓦埠湖边的一个村庄,父子两人,家中连门都没有,挂一个草帘遮风挡雨,捡来的砖瓦垒起来当桌椅,唯一的木制家具是孝顺的儿子为老父亲早早备下的寿材(棺材)。亲眼看到这口棺材的程必定心情沉重。

程必定给出诊断结论:表象是穷,根子在农,战略重心要调整。

程必定说:县域经济的生存和发展空间,不在县内,而在县外!啥意思?跳出长丰看长丰!

长丰面朝合肥,背靠淮南,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可长丰人长期主抓农业,捧着金饭碗讨饭吃,焉能不穷?

如何破解困局?程必定给出一个“挂”字:合肥、淮南是火车头,要将长丰这节车厢挂上去。

解放思想大讨论,会上争论激烈,焦点是农业主导,还是工业立县。大家情绪激动,甚至拍了桌子。

这是思想之争、观念之争、发展道路之争,不是蝇头微利之争、个人成见之争、团团伙伙之争。争来争去,都是为了长丰。

发动群众,调查研究;请教专家,虚心纳谏。2002年11月,中共长丰县第七次代表大会最终确定十六个字的发展战略:快工强县、优农富民、融入合淮、与“市”俱进。

从此,工业立县的大旗在长丰树立起来了!憋着一口气的长丰人,没有在黄土地里刨出“金娃娃”,决心在工业上找回来。

人们注意到,三年后的2005年,合肥市也确立了工业立市的战略,开启了跨越式发展之旅。

思路决定出路。明确了方向路径,长丰爆发出更大的内生动力,开启了“5+2”“白+黑”的赶超模式。长丰紧跟合肥,合肥拉动长丰,共同“进步”!

此后20年,长丰县委换了四届,县委书记换了五人,发展战略有微调,但工业立县没变、与“市”俱进没变,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

安徽省委党校华兴顺教授点评:长丰的成功,得益于发展思路的转变,是战略调整的成功!

飞之动:逆风起航

解放思想大讨论,长丰人找到三条出路:一是路在南方——举全县之力,率先发展县域南部靠近合肥的岗集镇、双凤经济开发区;二是路在脚下——走出去,招商引资;三是路在“六楼”。啥意思?暂且按下不表。

这天,时任江汽集团董事长左延安习惯性地泡上一杯热茶,随着水温的上升,一行字从杯身上显现出来跳入眼帘:合肥岗集江淮汽车配件工业园左延安。左总诧异:“我何时题过这个字?”细看笔迹,确是自己的。办公室的同志说,茶杯是岗集人送来的,字是他们从材料中搜集的。

此前,江汽集团在岗集镇投资铸造厂。得陇望蜀,长丰人心存更大的梦想:围绕“江汽”这棵大树,将岗集镇打造成江淮汽车配件工业园。

左延安一眼看穿了长丰人的小心思。他告诉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这个字太丑了,我给他们正正规规写一幅。”

名正,则言顺!2002年8月,合肥市批准成立合肥岗集江淮汽车配件工业园,左延安的题字上了高炮广告,“长”“江”联手,岗集人打造汽配城的梦想扬帆起航。

大胆设想,小心求证。招商,犹如求婚。一家养女百家求。穷小子能有机会吗?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十网打鱼九网空。这是常态。

一般人,早就被打趴下了。

但长丰招商人不是一般人。走出去,让他们看到了巨大的落差,长丰进入“觉醒年代”。

在此解释一下路在“六楼”。

当年长丰县委组织部在六楼。此话是指,用好干部就能发展生产力!伟人毛泽东说过:“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

一批少壮派走上经济建设的主战场。

程门立雪,三顾茅庐,卧薪尝胆,闻鸡起舞……所有的励志故事,在长丰招商人中都能找到现实版本。

万力轮胎,鼎鼎大名。因给江汽配套,2011年,长丰招商人获悉:“美人”万力有意“外嫁”。负责招商的汪思同等人拿出牛皮糖战术,3年间20多次奔赴广州。其间,风云变幻,万力轮胎“掌门人”换了几位,招商,几乎等同“泡汤”。但“卖油郎”的痴情,最终赢得“美人”芳心。2014年12月,万力轮胎“嫁给”长丰,签约时,汪思同等几个大男人泪洒当场。

2017年5月,长丰大地,生气蓬勃,安徽省老领导卢荣景一行到岗集镇万力轮胎公司调研。耄耋之年的卢荣景饶有兴味地看了两个多小时。当年为了在合肥东门上个2万条的轮胎生产线,身为安徽省委书记,他跑上跑下不少于七八趟,深知招商艰难。现在看到年产200万条的轮胎生产线就在眼前,还这么“高大上”,外面闻不到一点异味,老书记十分激动,他一把握住汪思同的手说:“小伙子,不简单!”这一握,就是几分钟不松手。

双凤经济开发区的招商引资故事更多。单说一个商晓波。

商晓波是谁?一个浙江高中生,来合肥卖领带、蒸包子的。

商晓波是谁?上市公司鸿路钢构的董事长。

没错,不是同名,是一个人。

商总太忙,很多地方都想拉他去投资。

20年前的商晓波没有这么红,27岁的毛头小子,租赁一家小厂房生产彩钢瓦,天天为没有生产基地发愁。

过人的勤奋,过人的胆识。富有战略眼光的双凤招商人一眼看出:晓波能翻大浪!

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2002年8月,“双凤”引进“鸿路”。

鸿飞九天,双凤和鸣。“鸿路”心有多大,“双凤”就提供多大的舞台;“鸿路”是一匹骏马,“双凤”就是供其驰骋的大草原。

不到9年,鸿路钢构上市,山鸡变凤凰。2020年春,疫情突袭,鸿路人参与建设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让世界领教了什么叫“中国速度”!

鸿路钢构生产车间自动化钢板加工生产线。郑成功摄

“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杜荀鹤的《小松》诗,想必双凤人和商晓波读来别有一番感怀吧。

2001年至今,长丰20年,悠悠万事,唯此为大——招商引资!且责任到人,奖罚分明。书记、县长是第一招商人。大的项目,书记、县长无不亲临一线,领兵督战,甚至四大班子齐上阵。江淮分水岭上,过去只产水稻、小麦、油菜的岗集镇,硬生生“变脸”为中国汽车配件重镇。“双凤”也凤凰涅槃,一跃成为产城融合的中国开发区新星。

荣事达集团第六工业园。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近百名年轻人在电脑前敲击键盘紧张地忙碌着。一旁的老总办公室,张会军为记者“复盘”自己的“双创”故事。

那是2012年的中秋节,作为空气能项目合伙人中的老大,张会军给团队放了两天假。他本人却没有回淮安探亲,而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躲进宿舍,煮了一锅饭,两天吃了四顿蛋炒饭。除了吃饭,就是睡觉。睡也睡不着,脑袋里反复想着同一个问题:资金链即将断裂,空气能热水器能干上去吗?

两天后上班,他给团队打气: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强者相遇勇者胜。第二年夏天,他们在江西新余中了一个标。全队上下,精神为之一振。大家常常是晚上从合肥出发,连夜开车赶到新余,第二天顶着烈日施工,一个个晒得黑不溜秋的,终于赚取了“第一桶金”。如今,当初的几个合伙人,创下年产值近3亿元的“大蛋糕”,正准备上市呢。

荣事达集团内部,类似张会军的创业故事比比皆是。2008年5月,荣事达太阳能公司入驻双凤经济开发区,不到100人,一片荒草岗,仅除草就花了3万元。13年后的今天,作为“国家双创示范基地”的荣事达,围绕智能家居产业孵化出几十家法人公司、发展到4000多人的庞大集团,周边集聚上百家智能家居企业,为安徽抢占海量级的智能家居产业高地奠定基石。

荣事达公司工人在生产电子抽水桶盖。郑成功 摄

从贫困县,到百强县,长丰何以蝶变?见仁见智。全国人大代表、荣事达集团老总潘保春见解独到:“我认为长丰人做对了一件事:重视小企业!或许正是当年长丰穷,招不来大的项目,不设门槛,用心搞好服务,认真做好孵化,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才有长丰的蝶变。”

潘保春认为,双凤经济开发区也是一个大的孵化器,双凤管委会最厉害之处就在这里。“我们只要打一个电话,童主任穿着大胶鞋马上就会赶到现场。”潘保春说。

童主任大名叫童有柱,两次被组织委以重任,来双凤管委会工作:第一次是作为副职,第二次是一把手。

双凤管委会,大会小会,童有柱常讲一句话,两个人我们不能得罪:一是农民,二是企业家。农民把土地交给我们,开发区若发展不好,我们愧对农民。企业家创造价值,带来税收,是长丰发展的功臣。“我们辛辛苦苦招商引资来的企业,万一服务不好,他们讲一句话,抵消我们讲十句话。”童有柱的话实实在在。

入驻“双凤”的企业,天南海北的都有,遇到的事五花八门:企业开工,有人阻拦;车间进水,出入不便;外来职工,子女上学难……童有柱给这些企业打招呼:没关系,都找我。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常年坚持做下来真的不容易。能解决的,童主任召集各部门开碰头会,当场拍板解决。一时不能解决的,双凤人也会提供“金牌店小二”服务,跟前跟后协助办理。“只要真心为企业着想,做到‘亲’‘清’二字,就能赢得企业家的信赖。”童有柱说。

有一视同仁,也有区别对待。市场经济,优胜劣汰。进入百强县后,双凤经济开发区寸土寸金。双凤管委会将入驻的七八百家企业分为A、B、C三类。

对于占大多数的B类企业,认真搞好服务,加速孵化。待其两极分化后,降为停产半停产的C类企业,管委会给予人性化管理,按成本价协议收回。对于企业效益好、老总能力出众、符合国家发展战略导向的现有23家A类企业,要政策给政策,要土地给土地,全力扶植其上市。

以资本市场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继鸿路钢构之后,2021年“双凤”培育上市公司力度很大,花开三朵:华恒生物科创板上市,瑞纳智能证监会待注册,舜禹水务深交所待过会。一个县级经济开发区,具备上市公司潜质的企业多达18家,安徽省经信委牛弩韬厅长由衷点赞:了不起!这些企业,都像一棵棵小松,在双凤这块热土上长成了参天大树。

在与记者交流时,潘保春和童有柱英雄所见略同:招商引资,还是应该立足本土实际,从小做起,实事求是,不能一味贪大求洋,眼中只盯着世界五百强,恨不得一口吃个胖子,这样会走入误区。

无工不富,但强农也是国策!立足城郊县特点,瞄准城市米袋子、菜篮子、果盘子、肉案子、奶瓶子做文章,长丰的农业也变得越发好看起来。

长丰草莓,天下闻名。草莓种植大户郭同丰家里,最近多了一件宝贝:水肥一体化自动管理控制系统。名字很专业,功能挺神奇:电脑程序设计好,不用人操心,自动为草莓喷药施肥。能“捣鼓”出这个家伙,是智慧农业谷的科学家们。

智慧农业谷2020年6月落子长丰,短短一年时间,吸引153名科研人员入驻,其中87位博士。目前在农业成果转化上初战告捷,为长丰农业提质增效,助力乡村振兴。

智慧农业谷专家在进行土壤分析。郑成功 摄

例如人脸识别专家转战“虫脸”的故事。一根长长的“自拍杆”,不是对准自己,而是如“扫雷”般探入庄稼丛中,经过“虫脸识别”,害虫的种类、数量在后方电脑中被精准识别统计,为病虫害防治快速精准测报。目前,全国15个省的80多个县区植保站用上了这个“自拍杆”。另一项常压低温等离子体草莓保鲜净化技术,也挺适用:高效灭活表面微生物,降解农残,可延长草莓保鲜期3至5天,让长丰草莓走得更远、吃得更健康。“郭同丰们”真的好福气。

长丰无山无水无矿,最大的资源就是勤劳智慧的长丰人民,而解放思想,就是开掘这个最大的“宝矿”,激发强大的内生动力。2021年春天,长丰县委又组织一场解放思想大讨论,奏响“不是最好、就学最好、创成最好”最强音!长丰县委书记李命山还率队奔赴江浙沪参观学习考察。进入百强县,为何还要组织解放思想大讨论?跟长三角相比,我们的差距在哪里?李命山总结长丰20年来的发展路径:一心谋发展,一路向南干,一招(招商)走天下,一业(工业)定乾坤。他说,认识论和方法论对县域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我们要实现思维的更新、方法的更新,用思维层次的提升来击中问题的要害,进行靶向治疗。我们要虚心学习,学人家的真招实招、管用的招,拿回来借鉴。

长丰由贫困县蝶变为百强县,正是对县情的准确把握,对发展规律的精准研判,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弱鸟先飞”理念、倡导的“滴水穿石”精神在安徽的生动实践。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湖州房产网 安吉白茶 周公解梦 新诗歌 友情文档